书中日月长

作者: 时间:2019-08-09 点击数:

书中日月长

王凤荣

 第一本书产生于何年何月,似乎没有明确的记载。东汉人蔡伦发明造纸术,先人的思想印于纸,得以更为广泛地流传,由此趟过历史的长河,经久不衰。今人幸福,坐拥群书,夜读《道德经》,诵《论语》,吟唐诗宋词,有人想过:它们历经怎样的颠沛流离,走到今天的书桌之上?焚书坑儒,“文革”烧书,读书人的哀叹似在耳边。书亦同帝王将相、贩夫走卒一般,必经时间之淘洗,历史之打磨。淘尽黄沙始得金,一本书即一个人的命运。

我七岁入小学,自入学始,日日与书为伴,厮守岁月。至长大成人,一天也离不开书。幼时习字写“清风不识字,何故乱翻书?”上小学读课文《八角楼上》,如豆油灯下,毛主席读书至深夜。中学,读宋人欧阳修散文《秋声赋》,写欧阳子先生方夜读书听秋声。意境忽远忽近,让我错以为书是要在夜深人静,清风朗月的夜晚,读来才有风味。

一盏孤灯,一轮明月,几声虫鸣,展开书,书中才子佳人的喜怒哀乐,英雄豪杰的刀光剑影,平头百姓的苦辣酸甜,扑面走来。走进书,是另一个朗朗乾坤的天地日月。读《战国策》,你会是游说诸侯,巧舌如簧的张仪;读《三国志》,你会是忠心为主,义薄云天的关云长;读《红楼梦》,你又会是多愁善感的宝玉。一声叹息,几多笑。抬眼望窗外,月儿早已不见,一层露水下来,东方已泛白,一夜读书梦方回。

世间万物,唯书与人亲近,先贤圣人所著之书,可立于平民之家;帝王所读之书,可躺于百姓之枕边。书不择人之贵贱,让书有了长长久久的命运。

读书人终其一生所读之书,不会超过现存书籍的万分之一,思想却在每个读书人的脑海留下印记,碰撞出一些人的思想火花,遂著于书,又有一本书汇入历史之河,让历史这条河流浪花飞溅,奔流不止。

字里乾坤大,书中日月长。我愿枕书而睡,拥书而眠,与书终老一生

Copyright © 2006 lczyjsxy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版权所有:聊城职业技术学院图书馆